【文史】金宇澄:洋钉划过陕西南路
【字体:
【文史】金宇澄:洋钉划过陕西南路
时间:1970-01-01 08:0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由地铁陕西南路站北行,至巨鹿路的上海市作家协会,要过3条横马路,全程0.7公里。

  对作家金宇澄来说,以这段路为圆心,往西到襄阳路,东到茂名路,南面到复兴中路为界,北到延安路这一片街区,盛载了上海的复杂与奥秘。

  1950年代,陕西南路这块街区没有高架,没有地铁站。整条新乐路静谧无人,洋房林立,梧桐落叶踩下去咔嚓作响。小学生金宇澄,从陕西南路63弄的家门出发,手握一根5寸长的洋钉,一路走,一路贴墙划过去,划过“长乐?”外墙、划过长乐路外墙,深深浅浅一路留痕,像留下了某种时间的标记。

  这段陕西南路街区很少有行人,安静的长乐路更是附近大人小孩学骑自行车的地方。但一夕之间“”开始,陕西南路“长乐?”围墙在几天内画满了“赶超英国”等壁画,色彩鲜艳夺目。

  1901年,法租界管理机构公董局修筑完成了横穿界内的主干道路——勃利纳·宝昌路。1915年,这条路为纪念法国霞飞元帅而改名霞飞路,也就是日后的淮海路。

  对于淮海路周边的城区定位,公董局曾在1900年做出决议:在今嵩山路以西的扩充区内,除非得到总领事的同意,禁止建造木材和土墙组成的中式简陋房屋,必须以欧洲习惯采用砖石做建筑材料,房屋设计图则要经规划工程师批准。1912年,公董局再次规定,主要马路如申请建造中式房屋,外立面必须为西式,才能颁发营造许可证。1938年规定:这一路段为专门住宅区,具体可兴建的住宅样式仅包括:弄堂房子、连幢房屋、单宅或双宅房屋。

  街区的绿化,法租界当局要求是所有道路各边人行道,7米-10米之间必须有一棵树,界区内的清洁力度也详细规定到,人行道面“至少每日应冲洗一次,水沟亦应每日以水冲洗。”

  包括这一带静谧的本身,也来自于规划。公董局在1933年制定了《管理摊贩章程》,详细限定摊贩在人行道的营业位置和路段,对过境车辆则规定了“行车喇叭,应适当按鸣。不准在住宅区及夜间滥按喇叭,尤其不准同时并用多种喇叭”,对街面噪音也要求“凡商店或其他一切公开性质之机关……或其乐声妨及附近邻居时,即遵照巡捕之通告,立行停止发音。”

  1950年代的清晨,天空彩免费资料,若有东南风,金宇澄就能在黄浦江传来的清晰船鸣中醒来。一片安静中,只闻从淮海路传来有轨电车经过的嗡嗡声,从花园饭店传来广播的喇叭声,此外,就是铜铃的低音,由远及近。

  这意味着有人牵着母马从楼下经过。往往是一个中国人或者白俄,牵一匹白马或灰马,马脖子挂一个小铜铃。听到铃声,居民拿着搪瓷碗或茶缸出来买马奶。金宇澄也晓得新的一天开始了,他要上学了。

  金宇澄所读的瑞金路民办小学,没有固定校址,六年上课的教室分布在好几个地方:复兴中路某个大统间、瑞金路某石库门客堂、茂名南路某洋房客厅、长乐路厢房、长乐邨居委会仓库、南昌路某洋房汽车间、巨鹿路第一小学对面的老式弄堂后间,等等。

  老师们就是附近里弄里的各种有文化的家庭妇女们,对于成绩不好的顽童,通常是猛拉耳朵“立壁角”。金宇澄经常逃学。他成了这片街区的观察者。

  陕西南路延安路的转角,有四开间门面的大古董店,旁边是儿童艺术剧场,每周都更换儿童剧海报和剧照,对面马路也有一家西洋古董店,三四个大橱窗里摆满油画、玻璃酒具和铜雕。

  陕西南路口有家“四季花店”;陕西南路近新乐路口沿马路,有一家半地下的“兰棠皮鞋店”作坊,若站在路边能看几位老师傅裁剪斑斓的南洋蟒蛇皮。路对面的旧货店橱窗里,永远摆一辆德制小火车,它和附近旧自行车行里摆出的旧脚踏车“三枪”或“兰苓”,是当时市区男孩最大的向往;现今“百盛”的位置,原有一家估衣店,橱窗里摆满了各式裘皮大衣和戏服。淮海路转角,当时是一家收音机商店,里面有最新的四灯、五灯、六灯电子管收音机、“留声机”和唱片。而走过淮海路,就是万兴(上海第二食品商店)。到复兴路茂名南路口就是卢湾区少年儿童图书馆,藏书丰富。

  只有襄阳公园西侧路上悄然无人,但是摆满了一路的旧书地摊,公园的围墙上,挂满了待售的钩花西式桌布、茶垫、沙发扶手巾,远看一片白,像静静地下了雪。

  淮海路的商业兴起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仅1926-1928年,霞飞路的俄侨商店就有一百多家,经营服装、乐器、皮货、照相馆和咖啡馆等,短短十年就影响了街区商业格调。淞沪会战后,镜华照相馆、新光光学仪器店、上海钟表店等都从其他区域迁来,从此扎根淮海路。

  到了1948年,陕西南路以东段的商家数量增至481家。旧式里弄、街面房子也都参与经营。因为侨民众多,许多经营西餐、西点的商铺也在这一街区立足。

  在外人的想象中,上海这片中心区域意味着富商巨贾云集,但其实,它的组成结构复杂多元。

  陕西南路淮海路这一带,所谓的花园住宅其实间杂了各类大小公寓、新式里弄、老式里弄、传统“街面房子”。房子环绕的深处,还藏有中式黑瓦本土民居。住客既包括早期外侨、本地工商业主、专业人士、银行职员,也有教授、律师、医生等。

  金宇澄居住的陕西南路63弄内,就既有连排大别墅、独幢洋房、普通弄堂房子,也有原“祥生饭店”建筑,由大旅馆改为民居。公司职员或军人隔壁,住着护士、演员。宁波商人或英商电车公司工人边上,又有外省青年和手工艺人。五方杂处,一如上海本身。

  在金宇澄记忆里,当1966年全家搬去工人新村后,他对周边邻居生态一目了然。工人新村整齐划一、成分单纯——所有的居民家,包括所有的桌子和床,都在相似的房屋位置,所有邻居和同学父母都是相似职业。而在陕西南路街区,这种预设是不成立的。当你面前站着一个陌生人时,根本不会知道他来自怎样的家庭、住怎样的房子,跟新认识的同学相邀去家里玩,如同一次冒险,有可能是穿过了花园草坪进到一处洋房,也有可能转弯进入里弄的最深处,顺着陡峭伸手不见五指的楼梯,层层不断拉开电灯,最后爬进窄小的阁楼亭子间。

  有一次,少年金宇澄走到今陕西南路南昌路10号地铁站附近,竟在高级公寓和店面群的围绕中,发现藏有整片的“钱家塘”本地房,迥异于几十步路之隔的西式风光。里面有传统浴室、米店、酱园,窗户里传出各家收音机广播的沪剧、江淮戏。进出住户自成一国。从外部走过,竟完全不知内里端倪。

  但不论花园洋房、里弄亭子间还是中式民居里的孩子们,到了1960年代,都聚集一处,等待这一代人的“青春礼物”,是先后离开这个街区,去外地务农。

  少年时代从陕西南路63弄家门出来,金宇澄在上学或放课回家途中,总能在39弄口附近看到站立一位白发垂髯老者,脚下常蹲一只长毛猫。

  老先生静站于门口台阶上,看浅浅庭前花草,有时他什么也不看,直视前方,似乎什么都已了然于胸。

  1988年,金宇澄回沪调入《上海文学》,去巨鹿路上海作协所在洋楼工作之后,他重新回到了这个街区,童年的记忆得以恢复,他想起了少年时代那位静立的“老神仙”,就是著名的作家和画家丰子恺。

  从此,金宇澄再也没有搬离过这个街区,但无数曾经独属于这个街区的时光、树木和色调,都已改换,包括他少时经年在街区外墙留下的划痕,彼时深刻,如今早不复踪影。

  绳刑图片根据新民网4日上午8点多发回的报道称,经初步调查,事故系液化气钢瓶爆炸引发。截至5时55分,消防共搜救出5名被困人员,为4男1女,其中2人死亡3人受伤,伤者已送医抢救。记者了解到,此外另有一人自行前往就医。

  建站程序结合最新引擎算法进行开发为全球互联网用户提供服务引擎秒收更利于您的业务开展我们期待与您展开更全面的合作

(责任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九龙高手坛| 本港本实时开奖现场| 神算之家特码专家| 香港新铁算盘全年资料| 香港红牛免费资料网| 黄大仙致富六肖全年无错| 东方明珠高手论坛一香港马会| 六和釆资料图库彩| 本港台直播开奖现场直播| 96特区总站娱乐第一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