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汽车资讯 > 1989年曾志重游红四军“新泉整训”旧址
1989年曾志重游红四军“新泉整训”旧址

  1989年12月19日(农历十一月二十二),中共中央组织部原副部长曾志同志,由福建省委组织部一位女同志陪同,从上杭古田会议纪念馆来连城县新泉乡(今新泉镇)故地重游。连城县委书记谢冠球于18日晚获此信息后,安排县委办公室通知我们4人(华丕石,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张慧平,县委政策研究室主任;林水梅,县委党史征集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李元健,县委党史征集委员会办公室秘书)立即赶到新泉接待和拜访曾志同志。

  我们知道曾志同志(以下简称曾老)系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兼中宣部部长陶铸同志的夫人,时任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老红军,德高望重,所以接到通知后便立即驱车赶至新泉。

  这天虽然温度较低,但风和日丽,万里无云。我们于上午9时许赶至新泉,因得知曾老已在新泉光荣院,我们便直达那里。一下车,连城县革命纪念馆馆长张祥发便将我们一一向曾老作了介绍。

  寒暄数语后,曾老告诉我们,此行是故地重游,看看红四军当年在新泉整训的几个旧址,看望新泉人民。于是,我们便陪同曾老先到毛委员旧居“望云草室”参观。

  走进“望云草室”,曾老看得非常仔细,特别是参观毛委员的卧室时,她还用手摸了摸床铺、被子、写字台。看到写字台上摆放的那盏油灯和毛委员当年用过的砚台、毛笔等文物时,曾老深情地说:“当年毛委员就在这间简陋的房子起草了红四军党的‘九大’报告。”新泉革命纪念馆干部张炳兴接着问曾老:“您有否亲眼看到?”曾老坦然地说:“我当年主要负责照顾毛委员的夫人贺子珍同志,因子珍同志到这里看望毛委员,有时为毛委员洗衣服,有时给毛委员送衣服,我每次到这里都看见毛委员在写材料。那时,毛委员白天要到下边去搞调查,开座谈会,晚上一般都在房间写材料。新泉整训就是为召开红四军党的‘九大’作准备的。毛委员写的材料当然就是红四军党的‘九大’政治报告呀!”

  随后,曾老又参观了朱德、陈毅的房间。接着,她目光停留在“望云草室”上厅那张方桌和几条板凳上。随后说:“当年毛委员、朱军长、陈毅等前委领导常在这个厅子召开会议。召开前委扩大会时,上厅、下厅都得加摆几条板凳。”当我们回走至下厅时,阳光正好照着我们。我端详曾老的身材和长相,以为她顶多只有60余岁,便斗胆问曾老:“红四军在新泉整训时,您年纪多大?”曾老回答:“当年我已18周岁了。我是跟贺子珍同志一起从井冈山过来的。”曾老的回答让我们感到有些惊讶,真不敢相信身瘦体健的曾老已78周岁了。

  离开“望云草室”,我们又陪曾老参观毛委员亲自倡导创办的苏区第一所工农妇女夜校校址。

  走进妇女夜校,虽然里面只有一块黑板和几副桌凳,陈设非常简陋,但曾老依然看得十分入神。我们问曾老:“您当年有没有到工农妇女夜校讲课?”曾老说:“没有。陪子珍同志过来时,曾到夜校门口看了看妇女上学情况。那时,新泉妇女学习热情很高,整个厅子都坐得满满的。”随后,张祥发向曾老介绍刚从隔壁房子走过来的当年工农妇女夜校首批学员张素娥老人,曾老立即上前和张素娥热情握手。张素娥头戴莲南妇女冬天御寒的帽子,身穿大棉袄。她们互相问好后,张素娥还为曾老演唱了当年夜校常唱的《妇女解放歌》。

  接着,我们陪着曾老走至新泉村沿河小路。曾老看到河畔那口新打的温泉眼时回忆说:“原来温泉眼是在河中沙石滩上的,下边有两个池。上池是供男人洗澡的;下池是供女人夜间洗澡的。中间没有隔墙。红四军在新泉整训时,有的红军战士白天跑到温泉池洗澡。当地群众说大白天泡温泉不避河边洗衣服的妇女,真不斯文(新泉方言,即不文明的意思)。还有个别士兵会随地大小便,群众也很有意见。所以在新泉整训时特别强调要加强纪律性,要增加两条红军纪律———洗澡避女人,大便找厕所。为尊重当地群众习俗,红军还特地在男女温泉池中间用谷笪临时围起一堵隔墙。”

  我们沿着河边小道而上,曾老看到路边种植的几畦蕉芋尚未收挖,非常高兴地对我们说:“这东西好像叫洋芋,可加工成粉条,非常好吃。我们当年在新泉整训时就吃了不少。”

  走到通往北村的桥头时,曾老一眼望见桥对岸那棵大榕树。她指着榕树旁边一幢房子告诉我们,当年她就住在大榕树边上那幢房子住过。张炳兴解释说:“那幢房子过去叫栈房,专供乘船客人住的。解放初期在那里设区公所,后来是人民公社办公地点,现已改为北村村委会办公室。里面的楼房因年久失修,已成了危房。”

  曾老接着说:“当年红四军在那幢房子就驻扎了五六十人。我们几个女同志就住在那楼上的房间,里面还住有连部的一个炊事班。当年这里架的一座木桥。只有1米宽左右。”我们听曾老回忆往事如数家珍,感慨道:“曾老记性线年前的事还记得这么清楚!”

  从沿河路拐进街道,走至张氏大宗祠,那时,这里是革命纪念馆。纪念馆负责人张祥发和张炳兴一边陪同曾老参观,一边向曾老解说。张祥发还问曾老:“这张毛主席照片像不像当年的毛委员?”曾老说:“像!当年毛委员就是这么年轻的!”曾老参观时看得很仔细,听得很认真,厅内近百米长的展览线路,足足看了半个多小时。张祥发还告诉曾老,有不少亚非拉朋友都曾到这里参观,而且先参观新泉革命纪念馆,再去古田参观古田会议会址。参观结束时,新泉文化站站长黄福锦拿出事先备好的文房四宝,请曾老题字。曾老想了片刻后便在一张宣纸上题写了“纪念新泉整训60周年!”并落款“曾志,1989年12月19日”。

  从纪念馆出来,我们穿过一条小巷来到红四军司令部旧址。因时间关系,曾老只走进去看了一下环境,听张祥发简要介绍后就转回光荣院。回到光荣院门口,看到新泉乡政府门口大广场时,曾老又回忆说:“当年红四军经常在这里操练,并曾在这广场召开过纪念广州起义两周年大会。”

  中午,张祥发安排在光荣院用餐。午餐很简单,只上了豆腐焖溪鱼、炒九门头、白斩鸡、红烧肉、豆芽等五六道菜和当地糯米酒。席间,我们问曾老:“当年红四军党的‘九大’为什么要搬到古田召开?”曾老说:“那时部队占领长汀,其先头部队开始朝新泉方向过来。”

  午饭后,我们邀请曾老到县城看看,住一晚再走,曾老婉言道:“我们已将行程安排好了,下午要赶到长汀。谢谢!”我们只好陪送曾老到松毛岭。在松毛岭路段,遇上长汀县委派来迎接曾老的车子后,我们与曾老握手言别。【原文作者为华丕石、林水梅(均已故),邹重庆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