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军事新闻 > 张灵甫杀妻案始末:究竟是老婆偷人还是另有隐情有四点无法解释
张灵甫杀妻案始末:究竟是老婆偷人还是另有隐情有四点无法解释

  张灵甫原名张钟麟,字灵甫,早在张灵甫中学还没毕业的时候,父亲张鸿恩就给他说了一门亲事,对象是邻村的姑娘邢凤英。邢凤英与张灵甫同年,是个勤劳朴实的乡村姑娘,只是她没有受过什么教育,目不识丁。两人结婚后,张灵甫就离家出走,从此没有了音讯。

  张灵甫惹出命案的妻子叫吴海兰,是四川广元人,她的父亲在广元县城里是一个颇有名气的铜匠,家道小康。吴海兰在当地的女子学堂上过学,有文化又是个漂亮的川妹子,在广元这个小地方就比较引人注目。

  有军官朋友向他介绍了吴海兰,张灵甫见了很是满意,而女学生吴海兰一见这位年轻的中央军团长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也不免动了春心。两人很快就坠入了爱河。张灵甫是个军人脾气,办事讲究速战速决,没那么多花前月下的酸讲究,没过多久,他就与吴海兰在广元拜堂成亲,这算是他的第一次新式婚姻,时间大约在1933年冬。

  本来张灵甫娶了吴海兰之后,两个人的婚姻还是相当美满幸福的。吴海兰长相漂亮,贤惠能干,这个四川妹子还能像北方人那样擀得一手好面,张灵甫是西北人,喜食面食,吴海兰的手艺很对他的胃口。小夫妻俩琴瑟和鸣,感情笃深,不久女儿张云芳也出世了,一家人其乐融融,军中的朋友同僚都很羡慕。

  关于张灵甫杀妻一案,坊间流传着多个版本,但基本的情节是差不多的:张灵甫误信谣言,怀疑爱妻不忠,因而醋劲大发,不问青红皂白拔枪怒射,酿成了轰动西安的“团长古城杀妻案”。

  在这些众多版本故事的作者中,唯有吴戾天是唯一与张灵甫有过接触者。吴戾天,本名吴鸢,早年是王耀武的副官,抗战时在74军军部任职,解放战争时期随王耀武去了山东,在第二绥靖区任职,后来在内战中成了俘虏。1984年,他在陕西省的文史资料上发表了《我所知道的张灵甫》一文,其中谈到了他所听说的关于杀妻一案的传闻:

  “1935年红军到达西北后,第一军跟踪尾随与红军对垒。第一军的眷属,都住在西安,张妻带着孩子(不满3岁)和其他军官眷属住在一起,他在前线忽然得知妻有外遇的信息,就借春节假期来到西安,携妻儿回户县省亲。除夕之夜命妻到后院菜地割韭菜做饺子,正当其妻弯腰割韭菜时,他掏出手枪,从背后将妻击毙(一说这次事件,是张的同事杨团长开玩笑酿成的,这团长到西安探亲,回到部队后与张在闲谈中,谈到西安家属情况时,说有一天看到张妻与一男性逛街,张本性多疑而残忍,就信以为真,致酿成人命)。”此文对张灵甫的籍贯、事件发生的时间及内情和妻儿情况等记述多有不实讹误。

  张灵甫在1935年冬请假离队确有其事,至于蓄意带枪回去杀妻之说,则是想当然的讹传。在他请假的时候,情况一切如常,当时他只是从战场上下来后回家去休假探亲而已。

  由于一直在前线奔波与红军作战,张灵甫把妻女安置在了西安,吴海兰当时借住在张灵甫的堂兄大哥张德甫的家中,位于西安莲寿27号。

  当张灵甫回老家探亲时,他先到了西安堂兄家里,和吴海兰一起小住几日。小别胜似新婚,开始的时候,小夫妻俩形影不离,白天一起逛街吃饭,晚上一同出去看戏,很是快乐甜蜜。

  张灵甫回乡下老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张灵甫的长子张居礼先生说:“这件事发生时我还没有出生,我所知道的情况是听我母亲(指邢凤英)说的。据我所知,他们两人(指张灵甫和吴海兰)当时在家里的后院谈话,不在菜地里。我母亲就在现场不远处,但并不知道两人在谈些什么。后来就听到一声枪响,我母亲大惊失色,吓得掉头就跑,也没顾得看清是怎么回事。因为事发突然,我母亲虽然在现场,但也不太清楚当时的状况和开枪的原因。至于不在场的外人传说,我不便评论。所谓割韭菜包饺子,显然是在编故事了。事情发生在冬天,大冬天的陕西,哪块地里会长韭菜?”

  吴海兰有文化,思想比较激进,虽然膝下有一个三岁的女儿,却热衷于社交,经常出入一些社交场合。

  此案发生十年之后,他的最后一任夫人王玉龄听说了这桩案子,说张灵甫曾说过:“是她拿了我的东西,我问她又死不开口。事发前晚,我们已经发生过争执,我心里很不痛快。第二天带着孩子坐马车回长安乡下。从西安回家的路上,总会经过我母亲的坟地,她知道我每次回家都要在那里下车,在母亲的坟前祭拜过后再回家,以前她都会跟我一同下车,那天她拒绝了,我当然很生气。回到家查问她一些事也不答话,那我就火更大了……”

  张灵甫没有解释吴海兰到底拿了他的什么东西。直到张灵甫死后多年,当年与他私交甚笃,曾经长期在他手下任职的刘光宇(抗战期间长期是张灵甫的直属部下,解放战争后期曾任军第100军副军长,属陈明仁兵团。陈明仁长沙起义时,刘光宇率部哗变,后转赴台湾)与王玉龄偶然谈到此事,开口就是惊人的一句:“她偷了张灵甫的文件。”

  不过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张灵甫对吴海兰的怀疑并没有寻获确凿的证据。但是,死无对证,张灵甫悔之晚矣。

  案发之后,张灵甫并没有马上回到第1师,仍然若无其事地住在西安堂兄的家里。一天,有人在《西安日报》上投书揭发张灵甫的杀妻事件,他读后很是恼火。但罪已铸成,一时间也无计可施,决定先回部队避避风头,再作打算。

  吴海兰被枪杀的事情,在报纸上公开后,传到了她的娘家四川广元,吴家的人悲痛欲绝。杀人偿命,自古就是这个道理,女儿冤死女婿枪下,凶手岂可逍遥法外?吴海兰的哥哥吴正有长途跋涉,气冲冲地从四川一路赶到陕西,打上张家的门来要人。张灵甫这时早已回了汉中的部队。找不到儿子就找老子,吴正有找上了张鸿恩。

  张鸿恩是个本分实在的人,明白这件事是自己的儿子理亏,无论儿媳妇有没有做错事,儿子拔枪杀人总是不对的。但儿子总归还是儿子,做父亲的想息事宁人。张鸿恩拿出大把的现洋来好言慰抚吴正有,算是对吴家的一点补偿,希望能够为儿子破财消灾。

  银子收下了,吴正有的气可没平,他不甘心妹妹的一条命就这么打发了。于是,吴正有开始了艰难的上告历程。他先把状子递进了西安的地方法院,也曾到第1师的师部上告。但是人家收下状子之后,都没了下文。

  吴正有在西安等了一段时间,没有获得任何消息,绝望之中突然想起妹妹生前参加过妇女协会,就再次写了控告信,找到了西安的妇女协会。西安的妇女界人士得知此事,义愤填膺,加上报上原本已经揭露过这起案子,一时间舆论大哗,声称要为吴海兰讨个公道,严惩杀人凶手,中央军团长杀妻案一时在古城闹得沸沸扬扬。但婆婆妈妈们也奈何不了军队,张灵甫依旧在胡宗南那里当他的团长。

  吴正有没奈何处,张学良的夫人于凤至来到了西安,妇女协会的人趁机把吴正有的控告信转到了她的手里,希望上面能有人出面干预一下。于凤至接了状子,回到南京就把此事告诉了宋美龄。那时宋美龄正在和蒋介石一起积极鼓吹新生活运动,旨在改造社会道德与国民精神,一看状子,团长杀妻,不但有违社会道德,还明明触犯了国法,怎么能置之不理?就向蒋介石告了状。

  蒋介石一听有人告状,说自己的黄埔门生无理杀妻,非常生气,立刻吩咐下面将人送南京军事法庭查办。

  胡宗南在西安接到了命令十分为难。自己手下的团长惹出这种人命案子来,令他觉得有失第1师的颜面。胡宗南很赏识张灵甫的军事才干,在第1师里是屈指可数的一员得力干将,不忍心看着他年轻轻的就此毁了前程,当时就护着张灵甫,拖着没办法,还曾许诺来告状的吴正有,以收他入伍做副官为条件让他封口,但被吴拒绝了。现在蒋介石来了命令,胡宗南不敢再虚于委蛇了,他叫来了张灵甫,告诉他这下子篓子捅大了,已经闹到了南京,校长下了命令要把他押送南京法办。

  张灵甫明白自己仅凭一时的疑心就枪杀了吴海兰,总是罪责难逃,既然躲了初一躲不了十五,不如索性把事情做得漂亮些。他向胡宗南表示,他不想让师长为难,自己遵命去南京投案服罪就是了。

  胡宗南对自己这个下属憨直的脾气很是了解,知道他十分在乎自己的名声,既然表示愿意遵命服从,相信他一定言出必行。胡宗南也不担心他会半路逃之夭夭,对张灵甫既不绑也不押,放心地让他自己一个人去南京投案自首。张灵甫十分感激胡宗南的信任,也信誓旦旦,表示先回家处理一点家事,不日即起程去南京负荆请罪。胡宗南二话没说,竟同意放他先回家去了。

  虽然嘴上豪气万丈,一想到自己因获罪而前功尽弃,原本大好的前程化为乌有,前途又是凶多吉少,张灵甫回家途中难免一路闷闷不乐。

  人在落魄的时候,身边家人的慰藉就显得弥足珍贵。张灵甫一进家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幅温馨的家庭画面。邢凤英正一手抱着已经从奶妈家送到乡下的女儿,一手持勺耐心和蔼地喂小女孩吃饭。

  此情此景,令大男人主义的张灵甫心里有一种刹那间的触动。眼前的这位村姑,自己从来对她不闻不问,她一直默默承受着他的冷落,替他在家照顾老父亲,甚至还为他悉心照顾他与别人结婚所生的孩子。面对如此温良宽厚的女子,张灵甫饶是铁石心肠,也不免生出几许感动和歉疚。

  张灵甫把自己要到南京去投案的事告诉了家人,将历年来的积蓄全都留给了家里,在家盘桓数日之后,便只带着几套换洗衣服上路了,连盘缠也没多拿,说是一路上自己可以卖字为生。

  从陕西到南京路途遥远,中间还要倒几次车。张灵甫一路走走停停,半路上开始卖起字来。他的字写得越大越见功力,字体工整苍劲,写的对联条幅还真有人来买,就这样信笔游蛇,竟让他一路赚到了盘缠到达南京。他也果然没有食言,径自去军法处自投罗网,被拘押于老虎桥模范监狱。

  案子审完了,起先初审内定是要判处张灵甫死刑的,连名字也被打上了红勾,择期待决。

  偏偏祸不单行,在被判处死刑之际,他又在狱中染上了疟疾,几乎奄奄一息。在多重打击之下,他心灰意冷,绝望地破罐子破摔,连申诉也放弃了,但求一死了之。

  在张灵甫刚收押的时候,模范监狱的典狱长就和他的关系不错,竭力为张灵甫打气道:“这件案子的情况应该还有斡旋的余地,蝼蚁尚且惜命,你就此放弃未免可惜。”典狱长还悉心安排狱医为张灵甫治病。也许是命不该绝,张灵甫凭着年轻力壮的体质,不久之后居然起死回生,战胜了病魔,又重新燃起了求生的欲望,听从典狱长的劝说,向军事法庭递交了申诉书。法庭显然接受了他的申辩,因为对他的原判并没有被执行。

  在等待案件复审期间,张灵甫在狱内也就是看看书练练字,打发时间。不过这期间家里传来了一个出乎意料的好消息,张灵甫走后不久,邢凤英发现自己怀孕了,十月怀胎生下了一个男婴,这是张灵甫的第一个儿子(长子张居礼)。

  有人判断说,是蒋介石徇私枉法,偷偷放跑了心腹爱将;也有人言之灼灼,说是胡宗南或是王耀武在蒋介石面前替张灵甫说情:“张钟麟这个人,打仗很有本事,不如把他放出来,让他戴罪立功吧。”于是蒋介石顺水推舟,嘱咐张灵甫出去之后好好做人,把他秘密释放了。

  张灵甫出狱之后,在老家呆了没几天又回到了西安,为了表示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他把自己的名与字对换了一下,从此他就名叫张灵甫,字钟麟。

  第一、吴海兰已经生育一个三岁的女儿,为何不在家带孩子,经常出去参加一些社交场合?她与男性交往,是否另有隐情?

  第二、吴海兰的哥哥吴正有替妹伸冤,多次伸冤无门后,是何方高人指点他,直接搭上了宋美龄这条线?

  第三、张灵甫杀妻之后,在吴正有还没有到西安之前,西安的媒体就爆出了此案,什么人在背后推波助澜。

  第四:张灵甫是北大历史系的学生,又毕业于将星云集的黄埔四期,会连句玩笑话都听不出来,行事如此莽撞?

  在张灵甫杀妻案时隔77年后,吴海兰的侄女吴玉清说出了真相:吴海兰是个温柔贤淑、才貌双全的女子,吴家家训从来都很严明,怎么可能发生出轨那么荒谬的事情?吴海兰是个有鲜明爱国情怀,知大是大非的女子。可能与地下党组织有联系。吴海兰每次去找张灵甫的间隙,都会想方设法把关押的爱国人士放了,这样的事情发生几次后,张灵甫便将吴海兰带回西安老家。临走时,吴海兰交给她母亲一块金表,说是让她防老,自己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回来。

  那么,如果吴玉清说的是事实,吴海兰当时就能猜到自己将来的结局。至于吴海兰是什么身份,究竟什么原因被张灵甫杀害,内中的原因,外人无法猜测。